成都征婚相親-成都征婚、四川征婚就來成都正規征婚線下婚介機構
成都征婚相親-成都征婚、四川征婚就來成都正規征婚線下婚介機構CCTV央視網婚戀行業合作伙伴-成都最好的征婚相親服務機構
首頁 紅娘老師征婚新聞喜結良緣免費注冊愛情日志關于我們聯系我們
您的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媒體報導
成都婚姻介紹所保證服務到底-成功介紹對象的婚介
發布時間:2019-08-10     作者:成都王老師婚介公司

成都婚姻介紹所保證服務到底-成功介紹對象的婚介

成都王老師婚介會所經過國家工商局審核合格,成為成都市早期正式取得專業婚介資格和營業執照的正規婚介會所。會所環境清幽,能為每一個來這里的人提供良好的交流場所。我們的紅娘王老師在成都地區從事婚介工作有多年的工作經驗和廣泛的人脈資源,也是成都地區第一位拿到國家專門機構頒發的婚介師資格證的紅娘。會所現有會員涵蓋了各行各業的單身人士,有政界官員,商海精英,專家學者,金領才俊,白領佳人等素質較高的VIP會員。會所始終堅持“以從事婚戀行業成人之美為榮”,以人性化的優質服務為宗旨,像對待親人和朋友一樣為會員幸福著想。


推薦閱讀:

午后的咖啡廳里正單曲循環著薛之謙那首《剛剛好》,耳邊劃過一句:努力愛過的人,不該計較。

朋友安娜嘬了一小口手中那杯熱可可,不屑地說了一句:“這歌詞寫得太理想主義,愛情里若不計較,根本就不算努力愛過。”

安娜一直不喜歡薛之謙的歌,大概是因為從他的歌里,找不到共鳴。

曾經愛過你 想想都心酸

安娜跟前男友分手的時候,她把前男友家能砸的東西都砸了一遍,我本以為這是她殘存的最后一絲掙扎,希望通過這種反常的行為引起對方的注意。

當時安娜披著凌亂的散發走出前男友住的小區,直接打車來我家,自豪地把剛做的“大事”跟我分享了一遍,接著眼淚便嘩啦嘩啦地從眼眶噴涌而出。

我安慰她說:“難過就哭出來,哭出來心里會舒服一點。你把他家砸一遍也好,讓他知道你可不是吃素的。”

安娜的前男友是個徹底的渣男,他們在一起3年,嚴重的分手就有4次,小吵小別更多不勝數。

前3次鬧分手,是因為安娜在前男友手機里翻到他和其他女人曖昧的聊天內容和親密合照,安娜拿著證據質問他,他一再反駁,說是普通同事,還就著安娜偷看他手機的事情轉移話題。

“你跟普通同事會摟摟抱抱?會在微信跟她說’我又想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了’嗎?”

在安娜的一再質問下,他選擇沉默,從他的沉默中,安娜讀到的是自己被綠了,于是提出分手。

用安娜當時的話來說是:

理性告訴我應該徹底讓他滾出我的世界,但感性卻操控著我,使我變得優柔寡斷,我居然希望他跟我復合,只要是他主動提出,我會無條件原諒。

現在安娜回想起來都覺得自己可悲,明明是對方劈腿了,而且連續3次鬧分手都是因為同一個原因,但自己卻死活不肯放手,前男友主動道歉提出復合,她高冷了5秒便跟他冰釋前嫌。

前男友的“套路”無非就是主動上門認錯,并且買來安娜最喜歡吃的草莓蛋糕,加之在安娜耳邊用低沉而性感的聲音說:“寶貝,我發現我真的不能沒有你”,“是我太傻被那些女人給玩弄了,我發誓,我再也不跟她們來往”,“只要你愿意跟我復合,你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這種極具誘惑力的條件使得安娜選擇原諒他,并在后續跟他交換更多真心,投入越多便越難抽離。在對方面前越是坦白,便給予他越多傷害自己的權利。

其實安娜明白,分手,復合,再分手,再復合是一個死循環。前男友主動來挽回你,是因為他還沒有找到一個給他兜底的備胎,口中所謂的“離不開你”,不過是留戀你躁動的肉體。

安娜擦干眼淚,理了理凌亂的發梢,說:

“我把他家能砸的都砸了一遍,并不是為了在他面前示威,更不想博取他的關注和同情,我只想痛快地發泄一回。

我曾這么愛他,卻一而再再而三被他傷害,比起痛恨他的卑鄙無恥,我更唾棄自己的一再屈服。我常常在想,如果第一次他向我求復合的時候,我就狠狠拒絕,是不是就不會落得今天的局面?”

漸漸地我發現,很多像安娜這樣的女人,都曾因為愛情變得卑微,她們或許在職場上雷厲風行,在為人處世上處理得游刃有余,但沒逃過渣男花言巧語浸潤式的洗腦,更逃不過內心想要贏過所有女人,最終獨自占有這個男人的欲望。

年輕的時候,每一次分手復合的循環都是在跟自己較勁,寄希望于已經破碎的愛情還能燃起濃烈的愛的火種,但為了守住那微弱的火花逼自己一再降低底線,以為這就是愛的代價。

那時候還是太年輕,如今才算明白:真正的美好愛情,不會讓你丟掉底線,而會讓你做回自己。

?
情感天地 更多>
喜結良緣 更多>
?
商務合作
幫助中心
真情服務
找對象官方微信
掃一掃立即關注
地址:成都市金牛區
Copyright ? 2008-2018 成都夢幻人生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備案號:蜀ICP備18016030號-1
中文字幕乱码2021高清完整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