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征婚相親-成都征婚、四川征婚就來成都正規征婚線下婚介機構
成都征婚相親-成都征婚、四川征婚就來成都正規征婚線下婚介機構CCTV央視網婚戀行業合作伙伴-成都最好的征婚相親服務機構
首頁 紅娘老師征婚新聞喜結良緣免費注冊愛情日志關于我們聯系我們
您的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情感天地
成都婚介所-三年大學我與六個男人為愛糾纏
發布時間:2019-07-13     作者:成都王老師婚介公司

成都婚介所-三年大學我與六個男人為愛糾纏

成都王老師婚介擁有成都最大的單身會員信息庫,目前王老師婚介已擁有數十萬名登記會員,同時王老師婚介設立了專業的婚戀門戶網站,各類登記會員10幾萬人。王老師婚介所為單身朋友提供全新理念的擇偶交友與法律咨詢、心理咨詢、戀愛分析、婚戀講座的專業婚介服務機構王老師婚介機構會員遍及各大企事業單位、部隊、學校,具有各行業高素質事、企業英才、商海精英、金領俊杰、白領麗人等,是高品位成功人士婚戀交友中心王老師婚介會所運用現代化管理模式,開辟了“法律咨詢”、“在線咨詢”、“情感咨詢”等服務窗口,實現了網絡和傳統相結合的服務模式,用誠信經營,帶動整個婚介行業朝著健康的方向發展。始終圍繞打造全國本土成功率最高的知名品牌而不懈努力著。


推薦閱讀:

  我看著她,甚至無法禮貌地掩飾我的失望:不是她不漂亮,而是她太不像一個有故事的人了,嬌小瘦弱,甚至還有點害羞。

  事實卻讓我大跌眼鏡。講完自己的故事,她深深地埋下了頭。我無法想象,眼前這個年輕的頭腦和單薄的身軀,如何能夠承受如此復雜的經歷,——她就像一個陷入迷霧中的孩子,正在苦苦地尋求著心靈的出口。

  初戀男友和干姐姐好上了

  我是河南人,獨生女,到武漢上大學后,家里就給我在漢口買了套房子。爸媽是做建筑工程的。

  我和第一個男友是在網上認識的。我在聊天室打發寂寞的時光,玩泡泡堂時遇到了他。我們玩得很默契,于是就互相加了QQ,談了很久,他不像其他男人那樣一上來就追問我的身高體重相貌年齡等等,他說他想要一份成熟的、互相尊重彼此信任的感情,他的話讓我有些動心。

  聊了一個晚上后,我們彼此已非常了解。他叫韓楓豐,湖南人,23歲,大三,和我讀同一所大學,剛剛失戀。

  和韓楓豐見第一次面,我就把初吻給了他。他是獅子座的,辦事能力很強,自信而大氣,這一點我很欣賞。我感覺自己真的愛上了他,但我不確定他對我的感覺,于是就叫同寢室的干姐姐去打聽他對我是否真心。他倆聊得很投機,漸漸,他們便經常一起聊天。同學們開始在我耳邊說他們的閑言碎語,但我不信,因為,干姐姐每次都把他們的聊天記錄發給我看。

  情人節那天,我很想韓楓豐,呆在寢室期待著他的電話,但一直等到晚飯時間他都沒聯系我。我出去吃晚飯回來,寢室的同學說韓楓豐來過電話,是找干姐姐的。

  深夜,干姐姐回來了。“你去干什么了?"”我上前質問她。“金欣,你聽我解釋……”她吞吞吐吐。“你是不是和韓楓豐好上了?”我打斷她的話。她低著頭,不敢看我。我抽了她一巴掌,跑了出去。晚上我沒回寢室,那是我第一次在外面過夜。

  “要是我們倆愛上同一個男人怎么辦?”認她做姐姐那天,我這樣問過她。她毫不猶豫地說:“我讓給你,妹妹喜歡的我不會搶。”她的承諾還言猶在耳呀!那個晚上,我幾乎流干了我所有的眼淚,也是那個晚上,我發誓,以后再也不會為任何男人流淚。

  第二天,干姐姐發來短信:“我是違背了諾言,但韓楓豐不適合你。”不是我的終究不是我的,老天開了一個玩笑。

  我恨他們。3個月,我沒有接韓楓豐一個電話,也不理會干姐姐。初戀給了我永恒的痛。

  粘人的新疆男友

  打小我就很任性,在一方面失去了東西,就會在另一方面拼命的找回來。


  后來的3個月,我把精力都投在校外。我在一家美容公司做兼職代理銷售,失戀的刺激讓我拼命工作。我的工作很出色,半年后,周圍的同學還在伸手向父母要錢時,我已經每月能掙近2千塊錢了。

  那時,一位叫蕭帆的新疆男生一直在追我。每天替我打水打飯,短信不斷,希望我做他的女朋友。他的付出,讓我很是感動,沒過多久,我就把我的初夜給了他,我們同居了。他很愛我,處處為我著想,甚至連感冒藥都給我準備好。但后來,我發現他竟像女孩子一樣粘人,巴不得每天都在我身邊,我不勝其煩,不到一個月就搬回寢室住了。

  后來我們一直僵持著。一個風雨交加的晚上,他來電話,說我們“性格不和”,提出分手,我沒說什么,知道這是遲早的事,但心里還是很難過,不是為蕭帆,而是為自己,———難道我不會愛別人,居然還不討別人喜歡?第三個男友僅同居了15天

  那年暑假,武漢一家網站的聲訊臺招人,我被錄取后在那里工作了近兩個月。


  工作之余,我常常泡在聊天室,在網上認識了吳為。他是上海人,聊了很久后,我驚訝地發現:他和我竟然就讀同一所大學的同一年級,家境也和我出奇的相似!我們每天都有很多話要聊,一天不上網與他說話就感覺缺少了點什么。

  2003年9月1日,他提前來校,我去火車站接他,迫不及待地想見他。他一見面就緊緊地抱住了我,我倆就像一對分開很久的戀人。我們第一次見面就同居了。

  我們住在租來的一室一廳里。我每日忙于兼職,他呢,除了與我纏綿,便是坐在電腦前打CS(半條命游戲)。9月13日,爸媽說很久沒看到我了,要我回河南住幾天。收拾行李時,他說他身上一分錢都沒了,要我給了他300元。送我上火車時,他在站臺當眾吻我,情意綿綿地說:“我等你回來。”這一舉動大大地滿足了我的虛榮心,我當時很自豪。

  回家后,打他電話總是關機,在網上留言也不回。我急了,瞞著父母回到武漢。一進屋,我愣住了,房間里一團糟,臭襪子味撲鼻而來,洗漱臺上還有長綠毛的泡面!那一瞬間,我突然對吳為感到厭惡,我明白,和這樣一個不會自理的人在一起是不會長久的。

  他以死相脅也沒留住我

  轉眼就要大三了,三段破碎的感情讓我不相信還有真愛,就在我對感情抱著無所謂的態度時,又一段感情來了。

  李德佳是我兼職時認識的客戶,他是個電腦維修工,住在東湖開發區。兩年來,他對我的態度一直很曖昧,常常發來黃色的短信,周末給我電話。我不太喜歡他,與他交往的唯一理由就是——他長得像韓楓豐。大二下學期,李德佳追我追得更緊了,我只好答應做他女朋友,但我們約定:只是情人的交往,不動真感情。


  交往兩個月后,我們在東湖開發區開始同居,一個月后,我對他說,我對他沒有感覺了,我們已經走到了盡頭。他卻要求我再給他一個機會。

  一次周末,我回學校睡覺。躺在床上,我翻來覆去地想著我與他之間的關系,忍不住笑了起來,因為一切太荒唐了,再這樣下去我會瘋的!我打電話給他,要和他說分手。他卻哭著威脅我:“如果分手,我死給你看!”我沒理會他。第二天早上,他爸爸心急火燎地打電話要我過去,我意識到出事了。果然,待我趕過去,我看見李德佳躺在床上,頭發被剃光了,頭上多處貼著白色的十字膠帶,身上肩上臂上膝蓋都一片紅腫。原來,昨晚他接到我的分手電話后,喝了很多酒,在一斜坡上揚言自殺,結果摔成了這樣。出于人道,我只好表示收回自己的話,中午還給他煮了面條。但我心里,卻非常鄙視這個軟弱的男人。

  等他傷好后,我連忙換了手機號,跑到湖南同學那兒住了一個月。聽同學說,李德佳后來到學校找過我好幾次,找不到我,他只好死了心。

  我們只是相互依偎著取取暖

  上大三后,為排解心情,我常常一個人去泡吧,去多了就和酒吧的女老板熟了,她見我總是獨自喝悶酒,就笑著說要幫我介紹一個朋友。

  一天,正在酒吧坐著,有個40歲模樣的男人走了過來,給我遞了根煙,笑瞇瞇地說:“我姓黃,開網吧的,可以和你交個朋友嗎?‘小阿姨’(女老板)介紹我來的。”我扇了他一巴掌:“我不是你要的小姐!”他摸著臉,依然笑瞇瞇的沒生氣。

  晚上,黃老板給我打來電話,我正好閑著無聊,就跟他出去了。他買了一大堆零食,都是我愛吃的,他開車帶我去兜風。他說他和老婆吵架后,經常這樣出來兜風,并說這樣才能調節心情,果然,從踏進車廂那一刻起我也忘記了所有的煩惱。那晚我們開到郊外,并在車上過了夜。

  黃老板其實是個很細心的男人,但最令我厭煩的是,他整天標榜自己如何有錢。在我和他斷絕來往那天,我對他說:“我看中的并不是你的錢,我家的錢不比你少。我們都是因為寂寞無聊才在一起的,誰也沒得到誰的好處。”

   大三實習時,我開始和實習單位的項目經理交往。看上他僅僅是因為一件小事,那天我實習到了很晚,快零點了,我走出單位,王經理追了上來,交代他的司機一定把我安全送到學校,他說打的不安全。

  實習時他對我很照顧,后來我們去開了幾次房。我們在一起時,他問最多的是“你到底愛不愛我?”我對他說,我和你本來就沒有結果,我們只是相互依偎著取取暖罷了。

  上一周,干姐姐找到我,說她和韓楓豐分手了,原來,韓楓豐在湖南一直有個女朋友。她說她明白我這幾年的心思,勸我不要再這樣下去了。說這話時,她哭了。我心里很痛很痛,卻沒有掉下一滴眼淚,——我何嘗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也何嘗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為什么,但刻在生命里的這些傷痛的痕跡已經無法消蝕,我還有回頭路可走嗎?

?
情感天地 更多>
喜結良緣 更多>
?
商務合作
幫助中心
真情服務
找對象官方微信
掃一掃立即關注
地址:成都市金牛區
Copyright ? 2008-2018 成都夢幻人生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備案號:蜀ICP備18016030號-1
中文字幕乱码2021高清完整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