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征婚相親-成都征婚、四川征婚就來成都正規征婚線下婚介機構
成都征婚相親-成都征婚、四川征婚就來成都正規征婚線下婚介機構CCTV央視網婚戀行業合作伙伴-成都最好的征婚相親服務機構
首頁 紅娘老師征婚新聞喜結良緣免費注冊愛情日志關于我們聯系我們
您的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情感天地
成都的婚介所-握不住的沙
發布時間:2019-05-01     作者:成都王老師婚介

成都的婚介所-握不住的沙

據統計僅僅是我們大成都地區就有著4,5百萬的單身男女,而且隨著如今社會離婚率的升高,更是加大了單身人群的基數。在成都包括四川地區乃至全中國都存在著大量的單身或離異男女,這部分人不是不想結婚,而是因為各種原因難以找到合適的對象,無奈自己也沒有時間沒有精力沒有廣泛的交際圈,所以一直耽擱著,而能完美解決這個問題的就是找一家靠譜的婚介機構,幫助單身的朋友們解決個人婚姻問題。

成都王老師婚姻介紹服務中心就在成都市中心地段,交通方便,不論你是在成都主城區還是成都二、三圈層居住工作都可以選擇我們,我們這里有很多單身或者離異或喪偶的征婚相親男女,我們的會員有各行各業的也有各個年齡段的。愛情是不分年齡不分職業不分距離的,只要兩個人在一起能相處融洽幸福就好了。

婚介屬于服務業,而服務業最看重的都是服務質量和服務態度,所以服務費標準自然也是有高有低,成都王老師婚介所的紅娘老師們都有著多年的婚姻服務經驗,在婚戀行業工作了10幾年,有著豐富的介紹匹配經驗。對于服務這塊每個機構都有著自己的收費標準,但是都會根據你自己提出的擇偶要求來定制,現在的婚戀都屬于定制匹配相親,紅娘老師會衡量你的服務難度以及你自己需要的服務期限給出一個合理的服務定制費用。就好像現在結婚的人選擇婚慶是一樣的,每個人的婚禮都不一樣,價格也是根據自己的需求來定的,但是我們可以保證的是,你只要選擇了我們,我們就會用心為你服務,口碑的發酵是我們最需要的。

在此之前,我們建議你可以先跟紅娘老師進行一個初步的了解溝通,說說你的個人情況和擇偶標準,紅娘老師會根據你的自身情況和擇偶要求對你進行分析和定位,如果你覺得滿意你再來參觀考察,我們不強迫人選擇我們,我們希望用自己的實際行動打動你。至于費用,主要是根據你的要求和服務期限來定制,我們的服務是實打實的,收到很多成功會員的好評。為了自己的幸福,你也不用過多介意和猶豫,很多人一開始都覺得不好意思難為情,但當你勇敢的邁出第一步你會發現幸福離你越來越近,所以為了自己或家人朋友們的幸福你得要鼓起勇氣,我們的紅娘老師隨時等著你。


推薦閱讀:

“紅樹青山日欲斜,長郊草色綠無涯。”

在這樣一個萬紫千紅,鳥語花香的季節。實在是適合讀一首情深似海,如癡如醉,地老天荒的情意綿綿之愛情詩。

可是,順手翻開書頁,竟然是謝希孟的一首《卜算子》:

雙槳浪花平,夾岸青山鎖。你自歸家我自歸,說著如何過?

我斷不思量,你莫思量我。將你從前與我心,付與他人可!

謝希孟,又名直,字古民,號晦齋,靈石人。24歲文名蔚起。人稱“逸氣如太阿出匣。”在世人眼里,他是天上降下的奇才,受到學者樓鑰的器重。南宋淳熙十一年進士,歷任大社令,大理寺司直,奉儀郎,嘉興府通判。是才華橫溢的學子,也是一個放蕩不羈,隨心所欲的風流詩人。早年師從大思想家陸九淵,后來又與浙東學派陳亮、葉適為友。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行事不法,周公無志也;立言不法,孔子無學也。”后來仕途多舛。

人生不如意八九,當一個人失意,夢想破碎,身處低谷時,有人洗卻名利浮華,敬慕修道。有人看破紅塵,隱居山林,淡看落日煙霞。“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馀生。”

謝希孟來得率真,直接沉醉于聽歌買笑的浪漫生活。活脫脫一個北宋柳三變的翻版。或者說有過之而無不及。他不但沉緬秦樓楚館,還轟轟烈烈愛了一場。某日,一名陸姓歌女淺笑嫣然,裊繞著向他走來,驚艷了他的時光。她那一低頭的溫柔,更是勝過人間百媚。帶走了他的地老天荒。他對她一見傾心,似乎輾轉千年,只為這陌上的初逢。

自此,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飲。那一段時間,愛的花瓣,傾城綻放。一縷情絲,斑斕著他前世今生的愛戀。歷經情海滄桑,受盡世態薄涼的歌女,又怎不獨吟: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又怎不渴望從此緊握這雙手,將整顆心放進。靜看春花秋月,靜守花開花落。

那一段時間,謝希孟也算是愛瘋了。郎情妾意,生死相許。情意綿綿,暖了唐詩宋詞。竟然在臨安城排除眾議,一磚一瓦地建起了有名的“鴛鴦樓”。盡管,此樓一建,議論紛紛,說長道短。陸九淵先生更是痛心疾首,責備他有愧于理學。才思敏捷的謝希孟即口詠出一首《鴛鴦樓記》:“自遜抗機云之后,英靈之氣,不鐘于世之男子,而鐘于婦人。”用陸氏4個祖先來貶低陸九淵“象山學派”。

“鴛鴦樓”建好了,陸歌女成了世間最幸福的女人。從此,她的千嬌百媚只為他一人綻放。臨風對月,舞盡芳華。氤氳花香,柳韻浮動。醉心的感覺,溢滿心房。握一束溫暖,捻一指墨香,期待著一生一世的美好,渴盼著一生一世,安守在這鴛鴦樓里與謝希孟羌管弄晴,菱歌泛夜。

然而,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忽一日,不知謝希孟是聽了孩童吟誦“床前明月光。”低頭思起故鄉來。還是讀到了李白的忘年交賀知章先生的“少小離家老大回。”總之,某一日,他突然就想家了。并且,此情一發不可收拾。最不可思議的是,之前他沒給陸歌女任何征兆,更不用說商量,安撫。他選擇了不辭而別,悄然歸去。當陸歌女驚覺,飛速追到江過,撕心裂肺地痛哭,痛徹心扉地挽留。他卻毫無憐惜之情,往日的溫柔多情全然不見。匆匆寫下“雙槳浪花平,夾岸青山鎖。你自歸家我自歸,說著如何過?我斷不思量,你莫思量我。將你從前與我心,付與他人可!”飄然而去。

不知是誰說過,多情人必無情,一旦轉身,決不會再在私情上多做停留。這樣一個美好的午后,四月芳菲,一切如詩如畫,和風,暖陽,蝶舞,花香襲人。突然聽到謝希孟對曾經執手相看的愛,說出“我絕不會再想想你了,你也別惦記著我了,把你對我的那份心交給別人吧。”的絕情話,只覺周身發冷,心頓時碎了一地。

我不知陸歌女如何度過那花非花,夢如煙的余下時光。人生苦短,轉眼青絲泛霜。本以為這一戀,便是白頭之約。本以為,無論紅塵幾度輪回。歲月依舊風情萬千。誰知,回憶的盡頭,自此孤燈獨守。愛人成陌路。

愛過,就真的自此了然無痕,說忘記就忘記,說刪除就刪除么?癡纏過的愛情,終能隨風成塵么?有一天,當他站在花叢中,傾聽花開的聲音的時候,可會想到一個遠方翹首的女子?

我不知道,穿越時空隧道。我只是驀然想起了弘一大師李叔同和他的日本情人雪子。雪子認識李叔同的時候,李叔同已有妻。但是愛是一場茶靡花開的絕艷,一種地老天荒,生死兩相許的情愫。自那一年遇上李叔同,雪子便認定李叔同是她愛情世界里的真命天子,甚至不遠千里,從櫻花樹下,隨他飄到異國他鄉。最初的幾年,雪子是幸福又快樂。李叔同對她疼愛有加,執手相看,纏綿于藍天白云下,誓言于青山綠水,柳絲娉婷間。雪子認為,這一愛,便是一生。不離不棄,相守白頭。她愿為他素衣清顏,相守天涯。自此,他們一個為一個紅袖添香,一個為一個揮毫潑墨。

然而,也是某一日,李叔同忽起出家之心。他要將對雪子的愛,升華為對天下蒼生的博愛。他博愛了,成了一代高僧。雪子的魂卻斷了,心,也碎了。

或者說,雪子的心碎得比任何人都徹底。李叔同若愛上別人,她還可以在寂寞的縫隙里,期待著某一個晨曦,世界的太陽再升起,李叔同再次脈脈溫情著向他走來。耐何,他是離了塵世的煙火,走進了博愛的佛緣。他與紅塵的緣份只有38年,與雪子的情緣,只有短短8年。任是她悲痛欲絕,任是她撕心裂肺。再也沒有回頭路。從此,他成了她最艱難的修行。從此,再也沒有誰陪她傾聽花開的聲音。她和他的愛情,如那花瓣,悄然展開淡紅色的外衣,徐徐張開,然后舒展,然后猛地怒放,再然后,顫抖著,痛苦著,掙扎著,一片片,凋謝。所有的美麗轉瞬成空,所有的情愫灰飛煙滅。一彈指,八年剎那,一剎那,2920個日夜。飄落在聲聲木魚中。他在抵掌合眉,梵音裊裊。她靜立佛外,在隔世的柔情里,千回百轉。

生死離別之際,素食店里,此時變身為弘一法師的李叔同,甚至都沒抬頭看雪子一眼。飯后,雇一葉小舟,決絕地辭別回廟宇,始終沒有回頭。一如徐之摩的那著詩:“輕輕我走了,正如我輕輕地來,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云彩。”佛門清燈,可渡天下蒼生,卻渡不了雪子的癡情。從此,即使雪子望斷天涯路,那人,卻再也不會走在來時的路上。

塵世的凡夫俗子,面對大家與小家的取舍,總是魚和熊掌艱難決擇。然而,李叔同不是凡夫俗子,他是一代高僧弘一法師。所以,他是果斷的,干脆的。他沒有情難自禁,他沒有難以取舍。任是雪子百轉千回,跑到虎跑寺求見最后一面,他也是絕情相拒,一任雪子悲慟數日。

李叔同走了,守著菩提,從此與雪子的前世今生來世無關。

謝希孟也走了,歸隱居靈石,這一世,從此與陸歌女成陌路。

雪子也走了,傷心起身,一如那斷線的風箏。從此杳無音訊。

陸歌女也走了,空留下世人的長吁短嘆。

我突然有一絲恍惚,陸歌女之后,雪子之后,下一個,是誰?

自古多情傷離別。有情自被無情催。難道,感情,終是握不住的沙?

?
情感天地 更多>
喜結良緣 更多>
?
商務合作
幫助中心
真情服務
找對象官方微信
掃一掃立即關注
地址:成都市金牛區
Copyright ? 2008-2018 成都夢幻人生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備案號:蜀ICP備18016030號-1
中文字幕乱码2021高清完整视频播放